【紫牛头条】12年前创作演唱爆火毕业歌的南外学子们,30岁时在做什么?
2022-06-20 20:29:49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又是一年毕业季,这首已经传唱12年之久的《北京东路的日子》再一次在高考毕业生的圈子传唱。2010年,南京外国语学校的一名学生汪源自己作词作曲和11名小伙伴合唱录制了一首《北京东路的日子》火爆网络。2020年,高中毕业十年后,28岁的他们又聚集到一起录制了这首歌的十年重聚版。2022年,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及主唱汪源和她当时的小伙伴们纷纷步入而立之年,他们现在都在做什么呢?成为了18岁时想成为的样子了吗?

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汪源,她告诉记者当年一起录歌的小伙伴们,后来基本都毕业于985高校和世界顶级名校,现在从事文化教育、数学分析、设计等行业,还有的博士在读。几天前刚刚过完30岁生日的汪源感慨道:“30岁了,我发现自己和18岁时没什么太大区别,就像自己当时怀揣着音乐梦想,写歌录歌一样,现在依旧喜欢不断挑战自己,做一些不那么循规蹈矩的事情。”

18岁时写了广为流传的“毕业歌”

30岁时感叹时光飞逝

平台品牌的选品、与品牌方洽谈折扣力度、推选主打新品、策划限时秒杀频道......已经入职一家初创电商公司两年的汪源在6月18日电商购物狂欢节这一天忙得不可开交,而这一天也是汪源30岁的生日,“自从加入这个行业就没过过生日了。”汪源自嘲道,“做了电商才发现,原来电商行业里最大的节日就是我的生日。”

面对30岁这个关键的人生节点,汪源坦言:“在18岁时觉得30岁很遥远,但好像一眨眼就到了,不过现在发现自己和18岁时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2010年,18岁的汪源回忆三年高中生活,写下了那首传唱度极高的《北京东路的日子》,然后拉着11名南外高三的毕业生在新街口一个小小的录音棚里录下了关于“毕业和成年”的旋律。此后她便前往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启了自己为期五年的海外求学之路,毕业后在香港一家投行工作了5年。2020年,28岁的汪源辞去了别人看来光鲜亮丽、体面高薪的投行工作,来到杭州一家尚处在初创期的电商公司,开启了新的挑战。

当年18岁的他们一起录了《北京东路的日子》

“我是一个不喜欢长久呆在自己舒适圈里的人,相比来说,我更喜欢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事。有时觉得28岁的我和18岁的我没有太多改变,就像自己当时怀揣着音乐梦想,写歌录歌一样,做一些不那么循规蹈矩的事。”

这首《北京东路的日子》记录下大家的青葱岁月

也就是在这一年,她带着18岁时一起唱歌的小伙伴们重新录制了《北京东路的日子》十年后重聚的版本。

十年后录下了重聚版本

高中毕业十年后重聚

再次唱起《北京东路的日子》

在最初筹备录制十年重聚版时,汪源和同学们是有些担忧的,“其实很担心大家会不会觉得我们太矫情了,在哗众取宠。”带着这样的顾虑,他们前前后后讨论了几个月,“当时特别怀念18岁时的我们,做什么事不用考虑那么多,想做什么事脑子一热就干了。”

事实上,在《北京东路的日子》传唱到第八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源源不断的粉丝在汪源的微博留言私信:“什么时候赴你们的十年之约?”恰好此时有品牌方找到他们,想赞助他们拍一个十年重聚版本的MV,“当时他们找了我们挺久的,也很有诚意地挨个游说了我们很久,恰好我们也在考虑这个事,想拍一个更清晰版本视频留住回忆。”

于是一拍即合,他们放下顾虑,决定在2020年9月重聚。

因为大家身处世界不同的城市,前后漫长繁琐的协调工作让汪源处于一种精疲力竭的状态,在踏入集合酒店的大门前,她以为见到大家时自己会比较冷静,然而当她真的下了出租车,从酒店的自动旋转门进入大堂,看到许一璇坐在椅子上吹发型的一刹那,她的眼泪瞬间绷不住了,仿佛穿越回了18岁高中毕业舞会看到她做发型时的场景,“我上一次看她做发型正好就是高中毕业舞会的时候。”

趁着这次重聚,他们一行人再次回到高中校门口。马路两旁的梧桐郁郁葱葱,路面上布满了阳光洒过树叶的影子,南京城的街道上北京东路的路牌依旧是那么显眼。

汪源和许一璇走在十年前每天上学必经的马路,有说有笑地互相挽着手臂一起匆匆跑到学校大门口,看着姜玮珉和游彧涵站在“南京外国语学校”校牌前等待的样子,汪源倏地想起,18岁的自己去参加校外活动忘带课本,站在校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游彧涵从教室一路小跑过来给自己送书时的情景。

“再见面时,大家的外貌虽然都有些变化,但只要一开口聊几句后,我就知道他还是那个他。”汪源不禁感慨道,“如果真的能穿越,我一定要穿越回去再念一次高中,再和这帮小伙伴们相遇相知。”就像重新填的词里的那句:“假如穿上白色校服人生还能活一遍”。

十年后的他们一起录歌

现在汪源还会时不时地拿出十年重聚版的MV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播放,精致的录音棚里先进的话筒与设备和当年都不一样了,但还是相熟的小伙伴们一起合唱,“我总会想起12年前一群小孩奔波在金陵城里为录制这首歌忙前忙后的日子。”如今,当年一起录歌的他们,基本都毕业于985高校和世界顶级名校,从事文化教育、数学分析、设计等行业,还有的博士在读。

当年的小伙伴10年后重聚

感谢18岁敢想敢为的自己

成功刻录下动人旋律

汪源原本设想在录制十年重聚版时,还能回到当年18岁时呆过的那家录音棚拍摄,可惜随着城市的变迁,那家店已不复存在。谈起这点,汪源觉得有些遗憾,因为这间小小的录音室不仅承载了他们敢想敢为的青春记忆,寻找它的过程也是她实践音乐梦想特别重要的一段经历。

2010年,一名18岁的女高中生,为了寻找一家愿意接纳他们的录音棚,只身跑遍了整个南京城区。当时几乎每家录音棚看到这样一个小女孩提出要录歌的请求时,都觉得是小孩子在胡闹,“他们跟我说,从没听说过十几个中学生要来录一首自己写的歌,怀疑我们是搞恶作剧,不怎么搭理我们。甚至有一家店的老板直接对我说,我们这是专业录音棚,不是你们小孩子过家家。”这一句话让当时怀揣着音乐梦的她深受刺激。

汪源经过坚持不懈的寻找,终于在新街口的一栋写字楼里,找到了一家规模较小、生意冷清的录音棚同意帮他们录歌。汪源到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它叫“绝世谣音”。

“录音棚在一个相对隐秘的楼上,当时只有我一个女生,所以第一次去洽谈时我特别紧张。”汪源刚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红色沙发,加上有些昏暗的房间氛围,使得本就紧张的她瞬间胆怯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踱步到门口的沙发那里坐下静静等待,直到看见录音棚里走出了一位和善的大姐姐,一直悬着的心才暂时放下。

在听过汪源的歌曲小样后,店家表示可以在此进行录制,这让当时屡屡受挫的她受宠若惊,但随之而来的报价让汪源又犯了难,几千元的录制费用根本不是她一个高中生能承受得起的。于是汪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更多关系要好的同学,录歌小队也从几个人逐渐壮大到了12个人,“这样每个人均摊下来,也在承受的范围内了,幸好有大家的合力支持,录歌的事情才得以真正实现。”

“在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事情之后,我很庆幸我们当时在毕业的时候录了这首歌,现在回想起高中的时光,很多回忆都被保存在这首歌里。”汪源感慨道。

怀揣音乐梦想的汪源

想对18岁的你们说:

“不要给自己的人生设限”

谈到当年创作《北京东路的日子》的初衷,汪源坦言,其实自己从初中起就有一个音乐梦想,高中时还想着也要做一名职业的音乐经理人。于是她很早就开始自学作词作曲编曲,“我曾经还在网上搜索周杰伦、SHE的唱片公司的联系方式,给他们投过稿。”不过那些发送出去的邮件总是石沉大海,即便如此她还是坚持写歌,用音乐记录自己的情绪。

后来在高中毕业典礼上,看着同学们依依惜别的煽情场景,深受触动,便创作出这些关于“毕业和成年”的旋律,她也因为这首歌第一次被扬子晚报采访报道,用另一种方式帮她记录下成长的一刻。

扬子晚报曾经报道过他们

如今12年过去了,虽然汪源没有做歌手,也没有实现自己18岁时想当音乐经理人的梦想,但她还是觉得30岁的自己活成了当初想要成为的样子,“现在的我才发觉,我只不过是想成为当时自己设想的一种状态,并且能够做一名创造社会价值的人。”

“所以不要在18岁的时候给自己的人生设限。”汪源18岁时被父母要求读商科,她当时是坚决抵制的,但是读研期间她主动选修经济金融相关的课程;她初中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音乐经理人,甚至在18岁就已经写出广为传唱的歌曲,但毕业时还是踏足投行。

后来工作中汪源因为机缘巧合认识到了自己18岁时想成为的那个人,“我当时特别想成为‘我型我秀’的评委许智伟那样的音乐经理人。”后来许智伟告诉她,其实做音乐经理人和做投资在本质上有很多相通的地方,“音乐经理人是去挖掘有才华有梦想的唱作人,而投资人也是去发现有想法有能力的创业者。”

这让当时的汪源恍然大悟,以至于后来才发现不论是做电商还是其他行业,很多事情的底层逻辑都是一致的,就像通过电商平台选品扶持更多优质的初创品牌。在汪源看来,重要的不是自己最终做了什么职业,而是在于自己想要做那件事的状态和能自我实现的价值。

回想起自己12年的成长历程,汪源想对刚刚高中毕业的学弟学妹们说:“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人生节奏,不一定非要在每个阶段都领先。能努力踏实地走好每一步,不断超越以前的自己,就很好了。”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笪越

实习生|徐韶达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素材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