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 | “国医大师”90岁了还在上门诊,夏桂成:一心只在三指间
2022-06-23 17:53:55

江苏省中医院门诊名医堂诊间里,90岁的国医大师夏桂成在出诊中,这一天跟诊的是江苏省中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中医师谈勇,她时不时与夏老商量着处方中几味药材的增减。方桌旁还坐着五六位学生,三支录音笔记录着看诊的全过程——老中医理法方药的精髓,都在这诊间一句句话里了。

病人将手腕放上脉诊垫,夏老将食指、中指、无名指搭上脉搏,浮、沉、迟、数,脉象读懂阴阳寒热。此情此景,让记者想起夏老自题的两句诗来,“不愿闻达于诸侯,一心只在三指间。”

90岁上门诊,他是位“话很多”的老爷爷

如果关注中医,关注中医妇科,一定听过江苏省中医院夏桂成教授。江苏共有6位中医获评“国医大师”称号,5位在江苏省中医院,夏桂成教授就是其中之一,江苏省名中医、白求恩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夏老的一项项荣誉都是响当当的。

“不愿闻达于诸侯,一心只在三指间,修得岐黄有所成,愿效傅翁济坤人。”这是夏桂成教授的自题诗。傅翁,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妇科大家傅青主,坤人即妇人。前来夏桂成教授门诊求诊的,有患月经不调的,有得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有痛经的,有早期更年期综合征等等,还有很多是想圆一个“父母梦”。

在耄耋之年,夏老一周四次门诊,挂号待诊的一度排到两年之后,大家对他的信任可见一斑。虽然各种荣誉加身,夏桂成教授在门诊却没有一点“端着”的架子。望闻问切,夏老看诊很仔细,中间习惯性瞄一眼患者在诊桌下的脚,看到没穿袜子的,都要嗔上一两句。询问晚上几点睡觉,又是另一个常规问题:“晚上11点睡?太晚了,我叮嘱过好几次啦,你们这习惯改不过来,这病就难好。”

“卵巢、子宫、输卵管等等,女性的生殖器官都在盆腔下部,这个地方是着不得凉的。”夏老说,现在流行短裙短裤、不穿袜子,从中医角度来讲,都不太符合女性生殖的要求。“脚上腿上一凉,它会往肚皮上来,我们常说的寒从脚上起,是有道理的。寒凉到了肚皮底下,生殖器官首当其冲,胃肠道也会受影响。”

“关于睡觉问题,我也的的确确要呼吁!现在很多女孩子把睡觉看得很淡,喜欢熬夜,这是不行的!”提起女孩熬夜问题,夏老痛心疾首,“睡觉越晚、心火越旺,心火一旺肯定水分不足。”夏老口中的“水分”,与生殖也密切相关,“我们老祖宗是从水里来的。年轻时水汪汪,衰老其实与水分也有关系,水分损失掉了,会带来生殖道一系列的病变,盆腔水分少了,也不足以支撑孕育的过程。”

像不穿袜子、爱熬夜这样会额外损耗“水分”的习惯,夏老在门诊上是能劝一位是一位。

“夏老很亲切,指导又特别细致,在看诊过程中患者就对他建立起了信任,愿意听他话。有些患者仅仅是改变了生活习惯,就顺利怀上了孩子,解决了之前困扰已久的大难题。”谈勇教授告诉记者。

太极图、五运六气融进“调周法”生殖理论

在夏老的回春妙手下,43岁卵巢衰退的留学美国的女教授自然受孕成功,在动了“胎气”的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保住了孩子;

有位女性结婚九年没有怀孕,在其他医院被断定怀不了了,结果在夏老这调理了两年半,成功怀上了孩子。别人担心吃中药怀上、保住的孩子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小孩的成长给了大家答案:这孩子聪明得很,奥数比赛拿了好几次第一名;

有位白领忙于工作,耽误了怀孕最佳年龄,做试管婴儿7次没有成功,她从广州每周“打飞的”到夏老处来调理治疗,坚持了六个月,终于怀上了宝宝,但保胎期间仍然一天几十个工作电话,夏老让家人收了手机,嘱其安胎静养,一直住院保了90多天,最终安然产下一名健康宝宝……

支撑起“送子观音”美誉的,是这样一个个艰难圆梦的家庭。老百姓说得多、赞得多了,还有了不少口口相传的传奇。当记者提起患者中流传的那些听起来有点玄乎的看诊故事,夏老还是连连摆手,“在治疗不孕不育、保胎方面,中医中药都有独到的方法。我的调周法,其实强调的是不违背自然生育的规律。按照月经周期分期用药,使月经周期节律正常,帮助患者去保持排卵的正常和质量,自然孕产也就成为可能。”

“夏氏调周法”,这一中医妇科的里程碑式的理论,其实前后经历了四十余年的积累与完善。20世纪70年代开始,夏桂成教授开始研究女性月经周期以及调周法,将女性周期与古老的“太极阴阳图”融会贯通,同时结合了奇偶数律、五行生克、五运六气以及现代医学、现代科学的成果,解释女性周期节律、生殖节律。2011年,其完整的研究“中医女性生殖节律调节理论”,完善了对女性生殖功能调治的理念,创新了中医妇科理论体系,建立了新的诊疗方法,该项研究获得了江苏省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中医学术界首次问鼎该项荣誉。

从医70多年,他记了1000万字读书笔记

夏老告诉记者,进入中医这个行当,他最开始走的是“传统模式”。夏老出生在江苏江阴一户农家,家境困顿到中途辍学,因为自己就体弱多病,经族人介绍,前往江阴名医夏奕钧门下抄方,《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他背得烂熟于心,一年后开始跟老师出诊,他细心观察病例,将案例和医学著作详加对照,体会出临证中细微差别。白天侍诊、夜里挑灯夜读,三年后才出师。在地方行医一年后,夏桂成教授被邀请到板桥联合诊所就诊,1958年考入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即南京中医药大学前身)。“那时候还有交替教学,很多中医互相讲学,受益颇深。”毕业后他先是到省中医院内科工作,一年后转入妇科,拜德高望重的黄鹤秋老主任为师,从抄方到临床的路径又扎扎实实走了一遍。

边行医边读书的习惯保留至今,他对妇科诸书及当代有关书籍无不津涉,尤对《景岳全书·妇人规》、《傅青主女科》的学术思想研究造诣颇深。从医70多年,笔记写了1000多万字,记载着他从名医案到秘方,从验方到偏方,从祖国医学专著到世界医学最新介绍的研究和心得。

师带徒的模式,如今在江苏省中医院也延续了下来。名医堂的诊室,同样也是离中医大师最近的“课堂”。江苏省中医院妇科、生殖科团队已经成为了江苏乃至全国有重要影响的中医妇科学术中心,年门诊量达50万人次,其中不孕症患者占了30%。他的学生和后辈活跃在全国各地的中医妇科学界,学术思想影响了整整一代的后学。

在八十多岁的高年,夏桂成教授还多次赴日本、英国、意大利、美国等多国讲学,他的补肾调周学说在日本、东南亚一带产生了极大的学术影响力,“欧洲中医之父”马万里先生亦拜他为师,不少海外弟子们学有所用。仅在日本,经有关部门统计,运用“夏氏调周法”理论治愈的不孕症病例,出生的婴儿人数已经超过了2000余人。日本友人为了谢师,将运用“调周法”治好不孕症后所生的孩子照片做成了“千子图”赠予他做纪念,这张照片现在就摆在名医堂夏桂成工作室内。“中医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中医要走出去,只有走出去,才能造福全人类。”夏桂成说。

夏桂成教授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面对面采访 朱信智 吴伟龙摄

快问快答:

Y=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彦

X=夏桂成

Y:听说您以前喜欢看武侠小说,您觉得侠和医是相通的吗?

X:武侠里有剑胆琴心,武侠里也有“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武侠里其实还有中医。我为什么喜欢看武侠小说?武侠小说里有武术,有穴位穴道,我们针灸的时候也很讲究穴道;武侠小说里有经络,打通任督二脉很重要,和我们中医也是相通的。包括武侠小说中的很多功法,实际上也有中医精神的部分。中医的中心其实也包括《内经》《易经》这一类的书经,功法在中医看来可以防衰老、治未病。我从事的是中医,很喜欢研究中医,中医和武侠是有相通之处,我想把其中中医精神部分讲出来。

Y:不孕不育发病率逐年攀升,您觉得症结在哪里?

X:怀孕生育是男女双方共同的事。从女方角度来看,现在女性结婚年龄延后,确实会对生育有影响。很多女性将生育计划提上日程基本已经要到30岁了,但从生理上来讲,女性最佳怀孕年龄应该是25岁到29岁。我讲“水分”不仅是生命之源,也是生殖之源,女性衰老同样也伴随“水分”流失。而女性排卵盆腔里需要有大量“水分”,有了水分才能怀孕,怀孕后胚胎在子宫“种下”,也同样需要大量的水分来生长。它就像我们的花草树木一样,花草树木没有充足的水分,是无法维持生命的。

Y:您90岁了还在上门诊,有什么保养秘诀吗?

X:我没有秘诀。我现在睡眠比较准时,基本上晚上9:30-10:00肯定要睡觉,第二我会适当地活动多一点,早晚要锻炼一下。生命在于运动,你一定要活动,预防衰老,你不能整天地坐在那里。睡觉不要晚,特别是年龄大一点的,最好晚上10点前就能入睡。

文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彦

图片由江苏省中医院提供(除署名外)

摄 | 朱信智  吴伟龙

视频剪辑 | 王一萌

面对面系列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