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北大女硕士网筹十万元为母治病,毕业两年后退还所有善款
2022-06-23 22:01:17

近日,一些曾在轻松筹捐过善款的网友收到了平台的退款,这些退款来自一名北大女生。2018年12月,在北大读硕士的她因母亲突发脑梗在该平台发起众筹,不到一周的时间便筹得了近10万元。不幸的是,她的母亲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女孩一度陷入巨大的悲痛。前年十一月,情绪稍微平复一些的她找到了工作,有了收入,她开始计划着攒钱将当时筹到的善款退给好心人。到今年6月,她将曾收到的近10万元善款悉数退完。6月23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该名退回善款的女生陈沫(化名),她说:“这算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也给母亲一个交代,相信母亲知道我这么做,同样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攒了两年终于存了10万元

退给当年的捐助者

“嘀~”,陈沫听到提示音后匆忙划开手机,原来是银行发来的余额提醒短信,看着屏幕上终于凑够的六位数存款,陈沫忽然愣住了,呆呆地望向刚被雨水清洗过的天空,一瞬间仿佛看到母亲向自己点头微笑。

那一刻,陈沫的心里释然了,再次低头看着短信中提示的那一串数字,长舒了一口气。

退完所有欠款的陈沫长舒一口气

2022年5月,发了奖金的陈沫终于攒够了钱,把4年前为救助母亲在轻松筹上筹集到的将近十万元的捐助款退了回去,“想到要还的时候也还是有一点不舍,但我觉得这笔钱本来就不属于我,现在既然有这个能力还了,理应都还回去。”

“最开始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退,老师同学捐助的可以直接还回去,那些好心的陌生人怎么办呢?”带着这样的疑惑,陈沫拨通了轻松筹的客服电话,想要通过他们平台退回所筹得的善款。在听到这样的诉求后,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客服小姑娘连续向陈沫确认了三遍,“请问您是要归回所筹集到的善款吗?”陈沫甚至有点被问得不耐烦,在她的认知里,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在客服表示可以通过平台退回后,陈沫得到了轻松筹官方的银行账户,汇过去的这笔善款将通过平台的渠道原路退回。望着骤然从六位数变成四位数的银行卡余额,陈沫的内心多少有点失落,但这种情绪很快就被退回善款后的轻松和愉悦冲散。

退回善款的两三个星期后,陈沫的朋友以及曾经参与过捐助的陌生人开始陆陆续续地在微信上收到退款通知,金额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收到钱的朋友们当时都很莫名其妙。正在工位前写程序的张同学手机微信突然提示收到了1000元的退款,“我当时很疑惑,心想哪里来的钱。”看到退款来源是轻松筹,张同学想起3年前自己还在学校时,一位女同学在朋友圈里发的一条求助信息。

当看到自己的同学、朋友纷纷发来信息,“钱怎么退啦?”“不需要你还呀”……陈沫知道他们都收到了退款,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当时特别开心,觉得自己心里这么多年对他们的亏欠终于有结果了。”

朋友收到了陈沫的退款

让陈沫心里稍有隐忧的是,那些无法联系到的曾经捐助过她的陌生人不知道是否也同样收到了退款,“这个我后来和轻松筹的客服又打电话确认了,他们说回款都到账了,不存在账户注销找不到人的情况。”

母亲突发脑梗,治疗费告急

好心人踊跃捐款,然而……

2018年12月,彼时尚在北大数学系读硕士的陈沫接到了河南老家父亲的紧急电话,“你妈妈突然晕倒了,现在还在住院,一直处在昏迷中!”对方急促的语气让当时还在实验室的陈沫心里一紧,她当即乘坐第二天最早的一班高铁奔赴老家。

陈沫火急火燎地来到医院,父亲坐在ICU门外的长椅上,一夜未眠的他神情憔悴,脸在医院白墙的映衬下更显苍白,“医生告诉我说母亲突发脑梗正在手术,前前后后的医疗费大约得十多万。”这让出生于农村的陈沫慌了神,母亲在工厂做工的收入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如今母亲突然倒下,父亲微薄的工资根本难以负担这笔医药费。

惊慌失措之下,陈沫想起自己曾在朋友圈看到一些筹款链接,自己也捐过款,“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有一天会发生在我身上。”于是,犹如抓住“救命稻草”,她在轻松筹上发起了为母亲治病的筹款,“其实我当时很不想发,实在是不想占用公共资源,但我确实是没有办法了。”

让陈沫没想到的是,筹款的过程十分顺利,仅不到一星期就顺利凑齐了近十万元,“当时除了跟亲戚借了一些钱,以及政府的大病扶持补贴,剩下的十万元基本都是在平台筹到的。”这十万元中除了网络上一些好心人的捐款,还有一部分来自陈沫的朋友、同学和老师,让陈沫最感动的是自己在北大读硕士时的导师,“我导师给我捐了两笔钱,大概有7000元,是我认识的人里捐的最多的。”

陈沫发起的轻松筹

筹钱过程出奇顺利,这让第一次使用轻松筹的陈沫喜出望外,她心想这回母亲有救了。谁知,几天后噩耗传来,“医生告诉我,我母亲已经不行了。”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刚看到希望的陈沫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中。透过病房门口的玻璃隔板,望着躺在雪白床单上、全身插满管子的母亲,陈沫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妈妈走得很快,快到让我根本反应不过来。”陈沫说,母亲从发病开始,仅一个星期就撒手人寰,这期间她只进到ICU里见过母亲一面,“妈妈从发病后,一直都没醒过来,我没有任何机会和她交流,我只能在进ICU的那次为她擦拭身体,自顾自地跟她说话,仿佛妈妈在微笑着倾听我的话一样。”陈沫说。

家里贫困,常受亲戚们接济

母亲教会她要知恩图报

陈沫说:“母亲非常爱我,她是唯一一个能包容我坏脾气的人,有妈妈在身边我非常安心。”

在陈沫的记忆里,在她读初中时,母亲每天中午都骑着旧自行车从家里到十几公里外的学校给她送饭,一顿不落。每当在校门口拿到妈妈的爱心便当时,同学都投来艳羡的目光,陈沫心中都十分自豪——我家虽然不富有,但我有世界上最爱我的妈妈。陈沫高中时,母亲在工厂里做工,陈沫每天放学后会去工厂,一边陪着母亲干活一边写作业。

母亲是一个十分感恩的人。陈沫小时候总能看到妈妈去大姨家里干活,尚不懂事的她问妈妈:“你为什么总去大姨家干活呀?”妈妈总会笑着回复她:“大姨平时特别照顾我们,我们要知恩图报。”

陈沫家经济条件较差,周围的亲戚邻居经常会送一些粮油米面给他们,陈沫妈妈有空时会主动去亲戚邻居家里帮忙做家务,“妈妈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回报善良的人们。”陈沫说,每当家里收到亲戚送来的东西,妈妈总会教育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天别人给予你帮助,日后有能力一定要报答人家。”因此,“知恩图报”这四个字很早就在年幼的陈沫心里生根发芽。

终于从丧母的悲伤中走出来

以最大的善意回报这世界

在得知妻子已经快不行了的时候,父亲决定用救护车把她从医院接回家。母亲躺在救护车里,浑身插满管子,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陈沫在路途的颠簸中陪着母亲走完了生命最后时刻。回到家后,举办葬礼的琐事让陈沫根本无暇悲伤。

等到所有事情办完,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悲伤如潮水向陈沫袭来,“在家看着妈妈坐过的椅子、睡过的床,感觉哪里都有妈妈的影子。”

尤其是一个人在家做家务时,做着做着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似乎这个时候,我才深切地感知到妈妈已经不在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在这之后的一年里,陈沫非常消沉,甚至到了毕业季连工作都无心寻找,“感觉自己当时的状态能完成毕业论文顺利毕业都算是奇迹了。”

2020年7月,陈沫只身来到上海,她的状态开始有所好转。找工作持续了4个月,她最终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岗位。工作一段时间后,陈沫每个月有了1万多元的收入,这让陈沫开始计划着攒钱退回筹来的善款。

今年6月,曾经收到的善款悉数退回,陈沫说,那段像梦魇般挥之不去的悲伤记忆终于画上了休止符。陈沫给了自己一个交代,也给了已故母亲一个交代,“相信母亲知道我这么做,同样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所有的钱款悉数退回

现在的陈沫已经快要走出母亲去世给她带来的阴影了,她每个月寄生活费给父亲,遇到需要捐助的链接也会毫不犹豫地点进去捐款。

她准备好开始拥抱崭新的生活了,现在的她想恋爱,想结婚,想在偌大的上海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她说:“我会带着母亲的意志继续好好生活下去,继续以最大的善意回报这个世界。”

紫牛新闻记者|张冰晶

紫牛新闻实习生|徐韶达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素材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